mecfb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操盤手札記-第六百二十章 年底清倉(2)相伴-1xrib

操盤手札記
小說推薦操盤手札記
对这一点,李欣心里非常有底气。因为铜价在60000元以上的时候他就看空,可是当时在他视野之内,包括金昌兴,薛晨志这些有色金属行业的大佬在内,都觉得60000元以下的铜价是不可能出现的。
可接下来的事实却是铜价的持续暴跌,李欣在60000元以上卖出开仓的空单在30000元左右平仓获取了巨额的利润。他之所以在30000元这一线平仓,就是认为铜价跌破30000元的可能性很小。
可现在铜价不但跌破了30000元的大关,来到了22,000元附近,而且眼看着就要跌穿20000元这个整数关口了。这样的情形连李欣自己都没有想到,其他还会有几个人能看到这一点呢?
李欣突然发觉就像铜价在60000元以上时是一个做空的巨大机会一样,现在铜价跌到了22000元这样的地板上,可能又是一个历史上罕见的做多机会了。
还没等李欣说完,杨行长就打断了他的话,问道:“可这又能怎么样呢?对我来说铜价持续下跌意味着无法完全收回贷款。”
李欣说:“我的意思是说铜价这样暴跌对南方集团这样的有色金属企业来说确实是一个危机。但是危机这个词非常有意思,有危就有机,这几乎是辩证统一最好的例子了。你想想,就是因为铜价如此大幅下跌,才使得南方集团这个几年前风光无限的企业现在走到了要被破产拍卖的地步。可是换个角度想一下,对那些几年前就想进入有色金属行业的企业来说,目前不就是一个天赐良机吗?就以南方集团为例,三年前任何企业要想收购南方集团需要花多大的成本?可是现在铜价跌到这个地步,可能只用花几年前收购价格的1/5~1/6就可以把这家企业收入囊中,这不是非常划算的事情吗?”
“不瞒你说,铝业集团之前曾跟我们和南方集团谈过几轮,他们倒是想收购南方集团,可是最近又没有消息了,我估计铜价持续下跌也是一个原因。”到了这个时候,杨行长不敢再瞒着李欣铝业集团有兴趣收购南方集团这件事了,因为他知道李欣虽然从南方集团辞职离开了,但是他跟南方集团之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样的消息是不可能不会传到李欣耳朵里的。
现场 馒头老妖著
“我就说嘛,肯定会有人注意到这样的机会的。平心而论,南方集团的这些资产还是不错的,如果现在入手把它们买下来,将来铜价回升上去是会有巨大的获利空间的。尤其是在目前铜价跌到这样的位置上,他们这些资产的投资价值就更加凸显出来了,没有人看到这一点是很不正常的事情。我是没钱,又没有经营企业的能力,我要是有钱,又有能力经营这个企业的话,我都想把它买下来。都说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你把南方集团四五年前的资产价值和现在的资产价值简单做一下比较,就知道现在把它接手过来,等一两年再把它卖掉都能赚很多钱的。”
“你说的也很有道理,可问题是我等不了那么久啊。再说了,铝业集团跟我们接触过几轮之后,到现在都没有回音,这是不是又从另外一个侧面说明铜价和南方集团的资产价值还会大幅缩水啊?”
要不是杨行长说的那一句“问题是我等不了那么久”提醒了李欣对方是一个银行行长,对方关心的是尽快收回贷款,而不是长期来经营南方集团这家企业,李欣几乎要脱口而出把他对张绍辉讲的那个看准了长期趋势就不应该太在意短期波动的道理再讲一遍给杨行长听。
他把这句已经到嘴边的话停住了,转念一想,对杨行长说:“这话应该这么说,铜价长期看涨是肯定的,但是短期之内还会继续下跌到什么位置、什么时候会开始上涨,这个真的很难判断。今年这种情况极其特殊,铜价跌到这种位置上肯定已经在底部区域了,要不然我也不会早早地就把我手里的空单在3万元左右就平仓离场了。可是就因为今年出现了这么极端的情况,像南方集团这么大的企业目前都走到了这么危机的地步,行业内的其它小企业会是什么状况就可想而知了。铜价到现在还止不住跌势,会不会是这样一种情况:那就是现在年关将近,有色金属行业的企业手里都没有钱,只能是按照市场价低价抛售产品来回笼资金?我记得南方集团在过去几年中,每到年关的时候都要冲一波销量,大量回收资金,以期待在年底之前把年报做得更好看一点,更漂亮一点。这还是在以往每吨铜的利润非常丰厚的基础上南方集团都会这么干,现在铜价跌到这样的位置上,有色金属行业的公司在年底前低价销货可能也是目前铜价止不住的一个重要原因。也许明年年初情况会好转一些的?当然了,这是我自己个人的猜测,我是没有管理过企业,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具体到这一类企业的决策者在这个时候会怎么想,杨行长你不妨去问问薛晨志他们。至于你说的铝业集团跟你们和南方集团接触过几轮之后又没有了消息这一点,我觉得他们是看见铜价还在继续下跌,所以想观望一下,争取更好的条件罢了。都说买涨不买跌,将来只要铜价一上涨,他们肯定还会找你们谈的。”
“你说的也有道理,那我就再等等看。现在距年底还有不到一星期的时间了,反正现在这个烫手的山芋已经在手里了,而且又不能丢给别人。要是明年1月份铜价还继续下跌的话就麻烦了。”
时空旅者的王座 韩大狗
“都熬到现在了,也不差这一个月的时间,你说对吧?”李欣这可不是拿话忽悠杨行长,因为对他自己手里持有的股票来说,他也觉得今年年底可能是一个关口,这些股票的走势明年到底是好是坏,元旦节以后可能就会见分晓了。
杨行长说:“也只有这样喽。晚上你过不过来?咱们聊了这么多还没见过面呢,什么时候约个时间见见吧。”
“今天真有事,我就不去了。改天吧,改天我到你们银行去拜访你。”
“好的。”
李欣跟杨行长在电话里聊天的时候,王明辉,王浩强和张绍辉坐在一旁静静地听着。
武俠世界抽獎系統 不死奸臣
李欣一放下电话,王明辉就问:“铝业集团要兼并南方集团吗?”
“好像是有这种意向。”
“谈成了没有?”
“应该还没有,买一家企业很复杂的,折腾几个月甚至半年多才有结果是很常见的事情。”
“那倒是。诶,你刚才说的那一点提醒了我,年底之前很多公司为了做账都会冲销量,在股市上是不是也会出现这种情况?现在接近年底,离今年最后一个交易日已经没有几天了,在股市上做投资的公司会不会也在这个时候抛掉手里的股票换成现金,等元旦过后又重新把股票买回来?”
李欣说:“嗯,对啊,很有可能啊。如果股市上也是这种情况的话,那眼前这种下跌就有道理了,元旦过后大盘上涨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諸天世界的天道 創造使者
张绍辉说:“我觉得不太可能是这种情况。你们回过头看看,只要是今年年初进入股市的,到目前为止基本上都是大幅亏损。在这种情况下,企业为了年底做账而在年关前抛售股票回笼现金的可能性不大。现在这样的走势说明大盘将会继续探底,明年一二月份有可能会击穿前期1664点的低点。”
李欣说:“你这也太悲观了吧。”
“不是我悲观,而是你们站着说话不腰疼。我手里这只柳工机械从11月7号到这一波上涨的高点,总共涨了5块钱左右,现在从高点又跌下来了2块5,而且从K线图上来看,这个跌势一时半会儿是止不住的,很有可能会再次回到11月7号的低点位置。”
大穿越时代 关逸然
王浩强说:“李欣手里也有柳工机械这支股票啊,而且他的仓位比你重多了。”
王明辉说:“就是啊。”
张绍辉的话提醒了李欣,他接着张绍辉的话题说:“说到柳工机械这支股票,我倒想起来今天早上在网上看见的一篇文章。在那篇报道里提出了一个很新颖的观点:挖掘机指数会是预测国内经济走势的一个先行指标。”
主宰江山
张绍辉问:“挖掘机指数是什么意思啊?”
李欣说:“至于这个挖掘机指数是怎么算出来的,这个咱们不去详细探讨,但关键的问题是挖掘机的销售数量对这个指数的影响权重是最大的,挖掘机的销售数量越高,这个挖掘机指数上涨得越快。那篇文章的观点是这样的:拉动经济的无非就是投资、出口和消费这三驾马车。而国内经济有一个非常显著的特点:投资是这三驾马车中权重最大。而在权重最大的投资这一块里,制造业、基建和房地产则是拉动投资的三驾马车。在拉动投资的这三驾马车中,制造业的投资存在明显的顺周期性,而房地产投资总体相对比较平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