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o1b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洪荒之聖道煌煌 起點-第四百四十三章 老前輩,賞罰分明讀書-ahitd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
“唉……”
“唉!”
“唉——”
后土连连叹气,满脸的愁绪,似乎在苦恼时势多艰,到了如今哪怕是她女娲家也没有余粮了——除非去掀伏羲的床板,不然再没法额外掏出一笔重金,用来拉拢天庭的大司命东华帝君。
她一边叹着气,一边拿眼神往在座的一位位祖巫瞟去……看这样子,似乎是想要诸位巫族的顶梁柱、势力重臣,能有满腔热血,于此刻挺身而出,拍着胸膛大声呐喊——
“舍己为族艰,权财皆粪土——这钱,俺帝江/共工/烛九阴/强良/句芒……出了!”
后土眼底若闪烁星光一般,那是对队友人品的信任。
‘只要能人人都怀有一份公心,有舍己为人的大义,自觉主动的挪出一点份额……加在一起,收买东华的坑位就有了。’
后土努力高估着队友的节操。
只是嘛……
事实证明,有的时候……不要太指望队友能主动。
以及什么叫做——谈钱伤感情,谈感情伤钱。
在场的决策者,都在后土装模作样的表演中明白了她的想法,然而……却只有寥寥数位祖巫在面色犹豫间下定了决心,有自斩一刀支援后土的想法。
剩下的?
帝江低头品茗,烛九阴似是眼瞎耳背,共工更干脆,双手环抱,一脸傲然的笑容,表情似乎在说——老子盘古的资粮布置都差些呢,还想让我挤出坑位来?做梦!
龙游花都 过客
……
大大的殿堂,少少的高层,却是活灵活现的演绎了众生百态。
星際之縱橫
后土嘴角抽搐了一下,恍惚间有些明白了当年那位开天辟地的盘古,疯狂屠戮三千混沌魔神时候的心态。
此刻,此际……如果杀队友能多拿经济的话,后土寻思着,自己应该开始磨刀了。
——就没几个能让她省心的!
‘老大不好当啊……’
后土心底长长叹息,放弃了君明臣贤、众正盈朝的美好幻想,不再指望同僚踊跃捐献自己的巫族持股份额,而是考虑自身割肉出大头作为表率,再用政策、指令之类的手段,让其余的十一位祖巫均摊剩下的小头,勉强凑出坑位,囫囵着对付过去。
只是这般一来,消耗的是自身威信,还减损了后土自己的持股份额……虽然巫族董事长的位置还在,可却有一些不稳了。
“娘娘勿忧,曦有一策,可解烦忧!”
关键时刻,还是女娲麾下的最强狗头军师靠谱,无愧多年来女娲对其的器重。
厲少,我有毒 安夏色
风曦再度开口,直言自己腹有良谋,无需烦忧对于东华帝君的安置。
世界樹的遊戲 咯嘣
“速速道来!”后土喜形于色,正襟危坐。
“巫族没有了坑位,但是人族……还是可以做些文章的嘛!”风曦亮明手牌。
瞬间,后土还很开心的表情就变了,只差把“不高兴”三个字挂在脸上。
甚至于,她看着风曦的眼神都有些不对,心念千百转。
——人族里面的坑位,那是能乱来的吗?
必要的时候,巫族利益可以放弃,人族不行!
毕竟——女娲造人!
这是女娲盘古的根基!
对于人族主导话语权,女娲比什么都看重。
一旦失控,女娲的盘古道路就输了一半,只剩下巫族这根枪杆子在手。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那怎么行?!
为此,女娲都不惜厚着脸皮多次插手人族王庭的传续继承,对于人王和储君的筛选卡的死死的。
不仅能力方面的考核必须达标,正审更是要过关。
第一任风后,是自己的兄长。
第一位储君,是自己千挑万选、百般考验筛选出来的英杰。
不止如此……
若有必要,她自身都有可能亲身上阵!
女娲……女娃!
毫无疑问,风曦此刻的发言,是踩到了一条看不见的线。
一时间,后土的神色严肃起来,开始认真审视自己麾下的头号谋主。
若非就在刚刚,风曦的一肚子坏水都是冲着东华帝君去的,属于被曝光出去能把这位帝君给得罪到死,因此大抵是能自证清白,不存在与东华帝君勾结串通、引狼入室的可能——不然,这苦肉计的代价可太大了。
后土都不想再听风曦再多哔哔什么,一转身就着手考虑掐断对火师的援建,并且连夜策划如何废掉人族的储君。
‘东华这人……是能胡乱安排,让他进入我布局核心的吗?’
后土蹙着眉毛,‘上一个心这么大的,叫做苍龙,死的可难看了……不然以苍龙的本事,再有被上千大罗神圣拱卫守护的身份地位,如何能莫名奇妙的落了单,然后一转身、一抬头,就被罗睺给成功击杀?’
‘老龙满腔的雄心壮志,却死的那么惨烈……事后追查痕迹手笔,可是有一只天大的黑手掠过!’
‘东华紫府少阳帝君……太危险了!’
‘看他如今这大权在握、杀伐果断,便能最短时间给妖族天庭梳理清楚人道红利分配,就知道他的能耐如何。’
‘让其把根基扎在人族的王庭中?’
‘那还不如让他在巫族里捣腾呢!’
‘更何况,我很怀疑东华这家伙,似乎跟我的兄长达成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的样子。’
‘以我聪明、智慧的头脑分析,他指不定是来阴我的!’
‘总感觉……一旦被东华和我老哥,在人族的权柄问题上实现某种胜利会师,我将有天大的麻烦,可能在某个陷坑里摔的惨烈无比……’
‘那样,我还怎么翻身、当家作主?!’
‘这天底下,岂有万亿年的长公主?!’
后土的心中乱糟糟的,眼神目光也因此变得凌厉了些许。
风曦感觉到了压力,但他依旧谈笑自如,“娘娘或许是误解了什么……”
“曦的意思,非是出卖人族的利益,直接抠取人族的份额,交予到外人的手中——这与规则不合。”
“哦?”后土情绪稍微舒缓了,“那你的本意?”
风曦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娘娘是最古老、最高贵的那一批古神大圣,据我所知,成名尚在东华帝君之前。”
“这样算来,您也是真正看着东华帝君崛起的老前辈了。”
氣運天才
“不错,我资历够老。”后土点头,点着点着脸色稍有不对,“你说前辈就可以了,老字给我省了。”
霸道兵王 唐七粵
“是是是。”风曦从善如流,“女娲娘娘经历丰富,见多识广,博学睿智,这天底下就没有什么是您不了解、没见识过的。”
“对。”后土满意颔首,“论起人生宽度高度,我是最拔尖的几人之一……这一点,连鸿钧都差我甚远。”
“莫看他挂着个天道的背景板……但那算得了什么?”后土祖巫淡笑一声,“后来者不算,只谈第一纪元根正苗红的先天神圣,谁不比他资格老?”
“先有盘古后有天,神圣还在天道前!”
“先天神圣,先天神圣……先天先天,先天地,先天道!”
“天道这东西是怎么建成的?”
“还不是三千之数证了大罗成就的神圣,联手汇聚了洪荒天地的一切规则、常数,从而集成了最高智能系统,以替神圣分担人道对他们的殷殷希望,偿还因果。”
后土缓缓而言,“我辈修行,受惠洪荒天地良多,师法天地,取材也是自天地而来,抓小白鼠过来,传播功法或试错、或提升,依旧是人道生灵做的贡献。”
“我们对洪荒天地予取予求,到最后有所成就了,总不好拍拍屁股就翻脸不认人,终归是要偿还的。”
霸道兵王 唐七粤
“当然,偿还归偿还……我们也不可能卖身、出卖苦力不是?”
“再有呢,偿还也是要讲究下效率。不然大家在同一件事情上来回折腾,今天这个修路,明天那个看着觉得不好,又给拆了重修。”
“最终,大家坐下来商谈一下,一拍脑袋,决定搞个大系统出来——这就是天道诞生的一个重要原因。”
“汇集了大数据、自动化、机械化等等于一身……既能发挥大家高瞻远瞩的眼光智慧,也不用亲自下去施工了——只要在后台输入一些数据就好,天道便自然按照设定好的程序去执行。”
“哪里需要有路,便来个山崩地裂;哪里要有良田沃土,就来个沧海桑田……”
“这就是天道,最完美的工具人!”
后土说到兴起,脸上隐隐闪烁光泽,是自豪与骄傲。
“你该是知晓,上一纪元的盘古者是谁……就是我的兄长——伏羲。”
“他凭什么能上任?只是因为拳头吗?自然不是的。”
“职业生涯也够辉煌灿烂,方才使诸神认同。”
“天道中的大数据模块,就是他主持编写打造的……还有白泽等一干凑数的从旁辅助。”
“而我——女娲,为什么能有资格参与盘古竞争,序列还那么前?”
后土竖起一根手指,指了指自己,“因为我的造化之道,对天道模块中的自动化、机械化等等有卓越贡献!”
“诸神之中,谁能不服?”
后土一拍桌子。
顿时,一众祖巫都是肃然。
哪怕是共工祖巫,这跃跃欲试与之竞争盘古的强者,也是给与之尊重。
风曦亦然,对后土深表敬重。
当然他内心的想法么……
‘难怪我追溯时光,得见第一纪元时代的女娲娘娘,会觉得她的头发似乎有那么一点点少……原来是当过一段时间的苦逼工科狗诶……’
风曦大逆不道的想着,说出来绝对会被女娲疯狂暴捶的想法。
“我女娲和伏羲,姐弟若是齐心,天道系统建成的军功章得分一小半到我们这里。”
天庭垃圾回收大王
后土哼哼着,“他伏羲能盘古,这背后可是有我推了一手的关系。”
“不然,他岂能那么顺利?”
“结果这家伙上了位,就过河拆桥……让我当长公主,一当就是不知道多少年,都不知道谦虚一点,禅让给我。”
“算了,不说他了……”
后土摇了摇头,不再提及伏羲,“天道,是洪荒繁荣的基础。”
“正是有了天道存在,先天神圣们才能真正完美的宏观调控洪荒文明发展,使人道富裕起来。”
“人道富了,才有之后帝俊、东华这些人的操作空间……”
“只是,天道建成了,斗争也开始了。”
“为了打造天道,龙凤两个阵营都放下彼此间的矛盾……然而打造完后,大家就为了天道的归属疯狂厮杀。”
“龙族势力的大一统之道,要浑化人道苍生,尽为龙种。”
“凤凰势力的大共荣之道,认为要百花齐放,互利共赢。”
“大家都想掌握天道,推动自己认同的道路……然后,差点全部都在天道臭弟弟那里翻船。”后土给风曦讲述了古老纪元的最深沉内幕,“当时没几个人想到,天道这东西也能成精!”
“险些集体翻船,让天道成功独立……所以,你去紫霄宫见证大会召开,有千万灵宝从鸿钧身上飞出,那是有原因的。”
后土感慨非常。
“那都是监视器!”
面具黑白
“生怕哪天天道就又不干人事了。”
“他虽然年纪小,只是个宝宝,最古老的先天神圣,都能口头上占他一个便宜。”
“什么——先有鸿钧后有天,××还在鸿钧前。”
“但真论实力,除了盘古,没人能胜过他……”
“好在,他又给关起来了,等闲进不了场。”
后土呵呵笑了起来,“这说明了什么?”
“我们这些前辈,依旧是他的前辈……跟我们玩?”
“他还嫩了些!”
“是极是极!”诸位祖巫齐声道。
唯有风曦一个年轻人,此刻无言以对。
谁让这里面,他才是最小最嫩的呢?
鸿钧道祖,在这些人嘴里就是弟弟辈,那么他……弟中弟啊!
不过,确认有这么多信心满满的老前辈,风曦心中的成算也更多了些。
便见他笑着询问,“女娲娘娘,您坐看红尘万古,智慧通达,实乃我辈楷模也。”
“那想必,您对东华帝君的认知了解,远胜过我这只看过纸面材料的谋士……那依您之见。”风曦顿了顿,“东华此人最深的秉性,究竟如何?”
“东华么……”后土沉吟了片刻,“他,在赏罚方面,还是一个相当公正且认真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