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d1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笔趣-第1223章 光佑:還是得我出場(四千字修改中)相伴-r7ngz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小說推薦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四千字修改中…还是一样,各位明儿看,或者干脆留条评论,攒着。)
数字的含义全部解开。
可柯南到现在还没有说去帝丹小学的原因。
“养黄金鼠的蝶野家、养狗的野井家、养了鸡的帝丹小学、不再养宠物的木之下家。”
将这四个地点说了一遍后,光彦有些不解:
“可为什么柯南你说去帝丹小学,而不是另外三个地方?”
“就算博士以前去蝶野家和野井家等过,排除这两个地方。”
“但博士知道那个名叫木之下的女生以前住在哪儿。”
“而且也不能完全排除今年那个女生就不在另外三个地方等的可能吧?”
“你们试着把这四个地点连起来读一遍。”柯南没有解释,就是这么淡淡的说了一句。
闻言,步美三人就嘴里就开始重复念叨这四个地方:
“木之下、野井、蝶野、帝丹小学…”
“换个顺序。”柯南对三人说道。
炎龙祖神 月古小贵
“蝶野、帝丹小学、野井、木之下…”
“再换顺序。”
“…”
撒旦誘寵:女人,只狠狠疼妳
更换了许多次顺序,包括阿笠博士在内的四人也还很有耐心的重复读这四个地名。
“小学、野井、蝶野、木之下…”
不知道这是多少次,四人刚按照这个顺序读完就突然愣了一下。
大概是不敢置信一般,步美三人互相对视一眼。
紧接着,三人便再次重复了这四个地方:
“小学…”
“野井…”
“蝶野…”
“木之下…”
当三人把这四个地名快速的连起来读之后,就出现了一句完整的句子。
三人面露喜色,齐声说出这句话:
“小学的银杏树下?”

【考虑到各位读者巨佬或许不懂日语,看不懂这句话的意思,这边提供音译,类似拼音(罗马音会复杂一些,故音译):
学校:sho ga ko
野井:no i
苍天有泪(套装全三册) 琼瑶
蝶野:cho no
木之下:ki no shi ta
小学的银杏树下:sho ga ko no i cho no ki no xi ta】

见众人说出答案,柯南便说道:
“我想她应该就是在那个地方等博士。”
“只要她四十年前的心意未曾改变的话。”
得知了答案,众人都很兴奋。
兴奋之余,阿笠博士还有些小紧张。
毕竟马上就要要和四十年没见,心底却藏着一份欢喜的女生见面。
说他不紧张那绝对是骗人的。

暗号其实并不难,一是要以小孩子的思维去思考,二是要考虑到对方的家庭环境。
由于木之下是混血儿,父母之中有一位是外国人,家中经常说英语的可能性很高。
从小养成的语言习惯让木之下习惯性的用英文想出了这个“动物叫声”暗号。
也不怪他们最初没有想到,他们周围的环境是日语。
一时间不能转换成英文也很正常。
即便是柯南,最开始也没有想到这一点,他都觉得想不出来了。
可当他知道木之下是混血儿之后,他就意识到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
事实也果然如他所料。
用这种方法破解出来的暗号,无论怎么看,都是正确的。
“充满回忆的地方”确实没有说错。

二十分钟后,众人来到帝丹小学后门那条栽种着银杏树的路上。
这条路是帝丹小学附近唯一条栽种了银杏树的路。
因此,众人并不怕找错地方。
距离日落还有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
天边已经被浸染成一片带着金黄的橘红色,与金黄的银杏叶交相辉映。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粉基地】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众人踩着被吹落到地上的银杏叶,伴着“嘎吱嘎吱”的叶片碎裂声,沿着路,边看四周,边往前走。
走了好一会儿,别说木之下了,就连人影都没见到一个。
“柯南,这里根本连半个人影都没有啊!”元太有些怀疑是不是又找错地方了,“会不会是你搞错了啊?”
其实就连柯南自己也没搞清楚。
他停下脚步,看了看四周,嘴里说:
“奇怪,我能肯定就是这里,绝对不会出错的。”
他破解出来的绝对是正确的。
无论从哪方面看,都是正确的,绝对不可能有另外一种更完美的解读方式。
要么就是,那位木之下并没有等阿笠博士,否则他们绝对能在这里找到她。
对于这次碰面可能会见不到对方,阿笠博士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要知道,都过去四十年了。
他笑着对几人说:
“我觉得还是算了,她不在也是理所当然的,都过去四十年了。”
“博士,我看不一定。”小哀抱着手,说道,“我觉得她一定会在这里等你的。”
她能这么肯定的原因并不是那个解读。
而是来自光佑是消息。
在她们出发之后,光佑给她发了条短信,告诉了她地址。
就是这里,小学的银杏树下,没错。
而且光佑也已经在这里看见了对方,也没和她说对方已经走了。
那就说明,对方一定就在这里等着阿笠博士。
就在此时,四处寻找光佑身影的小哀突然看见前方停着一辆白色的车子。
注意到那辆车子的还有步美。
她指着那辆白车,有些兴奋的对小哀说:
“小哀,你看那辆白色的车子,还停在那边诶!”
“嗯,是啊。”小哀和另外几个人解释了下,“今天早上我们来学校看兔子的时候,这辆车就停在这里了。”
代表着什么意思,这已经不言而喻了。
抛开僵尸车的可能性,那这辆车八成就是那个木之下的了。
“她一定是待在车里,从早上等到现在的!”光彦也有些兴奋。
“那我们快点过去看看吧!”元太说完,就往那辆白车小跑而去。
可当几人来到车旁,才发现车里一个人都没有。
一眼没看到人,光彦和元太就收回目光,说道:
“她会不会是去吃饭或者是有别的什么事情啊?”
而柯南则注意到后排车座上的零食包装袋,以及还冒着热气是咖啡。
他转头观察四周,对几人说:
“车里有一些零食袋,从便利店里买的咖啡还是热的,刚吃完的可能性大一点。”
“不过,这个分量还真不少啊,起码三到四人份。”
“她现在会不会变得很胖啊?”元太很有自知之明的拍了拍自己的肚子,说,“就和我一样,所以吃的才多。”
“…”柯南瞥了眼说这话的元太。
两人重逢在即,小哀心情也好了些,她调侃道:
“如果真的是这样,博士你会不会很幻灭…”
还没说完,众人突然注意到阿笠博士目不转睛的在看着一个方向。
众人循着视线看去,就看见一颗银杏树后有以为身材高挑,戴着帽子,身着浅色衣服的女人。
这一眼,众人就确认了对方的身份。
树后的这个女人就是她们今天在寻找的目标,和阿笠博士定下十年之约的那位木之下小姐。
从他们的角度,可以看见那个女人的侧颜。
只是这么远远的看了一眼,柯南就忍不住感叹:
“好漂亮啊!”
他压根就看不出对方已经将近五十岁。
要是不知道的话,他第一眼恐怕会认为是三十岁左右。
没有浓妆艳抹,化着恰到好处,显得很自然的妆容。
混血儿的木之下拥有着精致且立体的无关。
尤其是她已经有了一定的阅历,身上散发出来那种成熟、优雅的气质给颜值加分不少。
是一个一眼就能让人对她产生好感,不会抵触她的人。
由于超出众人想象,元太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应该就是那个人吧?”
“应该是吧。”光彦也有些不确定。
三个男生在感叹,而另外两个女生则是在催促阿笠博士:
“博士,你在发什么呆啊?”
“快点去和她见面啊!”
“你让她等了四十年,不是么?”
虽然很想见面,可真要到了见面的时刻,阿笠博士仍有些紧张。
他老脸一红,声音有些小的说:
“那个,还没有确定就是她嘛。”
磨磨唧唧的动作让众人看的都为他着急。
对方就在眼前,只要朝前走几步打个招呼,两人就能相见,结果到最后关头,阿笠博士还怂了?
这是,元太轻轻推了阿笠博士一把,对他说道:
“博士,快去吧!”
在众人的“鼓励”下,阿笠博士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就走到那颗树旁。
身后的动静吸引了芙莎绘的注意。
她转过头往后看了一眼。
纯天然的脸庞上还有孩童时就有的一些特征。
即便四十年没见,但就这么一眼,双方就认出了对方。
没见面时,阿笠博士就紧张,就不好意思。
这下子真见面了,他的这种害羞的情绪就被放大。
还好在夕阳的遮掩下,他脸上的红润并不是非常明显。
“那个,我…”
就在阿笠博士鼓起勇气,想和芙莎绘打招呼时,突然有一阵叶片碎裂的声音响起。
紧接着,一个带着墨镜,梳着背头的男人从树后走出。
见到这个男人,阿笠博士想说的话顿时被噎在喉咙里。
内心中那朵重逢时燃起的小小火苗变小了些,也变黯淡了些,仿佛一阵微风就能吹灭。
可以说他的心凉了半截。
“芙莎绘…”
男人喊了一个名字,唤醒了阿笠博士藏在阿笠博士脑海深处的记忆。
听见有人喊她,芙莎绘就回头用英文和男人说了一大段话。
紧接着,男人便往车子走去。
等男人离开,芙莎绘便注意到身后的柯南一行人。
她此时的心里也掀起一阵阵波澜,但仍是面带微笑的说:
嫡女狂妃:太子別惹我
“这几个孩子真可爱啊。”
不知道该聊什么的阿笠博士只是点头应道:
“嗯,是啊。”
应下后,阿笠博士就又说:
鬼点灯 笺哗
“那个,真是不好意思…”
他本想给芙莎绘道个歉,表示一下歉意。
可芙莎绘却似乎猜到了他想说的话,于是没等他说完就提前打断。
她眼睛快速的眨了下,抬起头看着树上的银杏叶,说道:
“今天早上我偶然经过这里,就被这片银杏吸引住。”
“因为实在是太漂亮了,所以下午又过来欣赏一下。”
收拾好心情,压下内心翻涌的情绪,芙莎绘露出一个笑容,问阿笠博士:
“你不喜欢银杏么?”
刚才想说的话又被阿笠博士咽到肚子里。
他摇头否认,说:
“喜欢,确实非常漂亮。”
“其实我…”
在阿笠博士说出并不讨厌时,芙莎绘就抬起头,看着在天空中飘落的银杏叶,嘴角含着一抹勉强的微笑。
夕阳的余晖照在她的脸颊上,搭配上周围的环境以及她举手投足流露出来的气质,有一种说不出的唯美。
看着芙莎绘,阿笠博士嘴巴张合,可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
说出来也晚了吧…
这是阿笠博士此时内心的想法。
他觉得把这件事说出来,还不如就到此为止。
有些事情,还是不说透的好。
在不远处的几人都在为阿笠博士着急。
他们很希望阿笠博士更主动一些。
可面对初恋时,大多数人内心中总会有一种特别的情绪,阿笠博士就是如此。
更别说,阿笠博士至今为止都还没恋爱过。
那份对芙莎绘的欢喜,以及错过那么多次约定的愧疚交织在一起,让阿笠博士的内心很是复杂。
他最终还是没说话,就只是安静的看着芙莎绘。
看着这个即便过去四十年,在他心中也有着重要地位的女孩。
沉默时,阿笠博士的思维控制不住的开始发散。
当年的回忆如同跑马灯一般在脑海闪过。

涌现往日回忆的不止是阿笠博士,还有柯南。
他记得十年前,就在这里,他见到过一次芙莎绘。
十年前,他和小兰在帝丹小学读一年级。
那天是雨天。
他忘了带雨伞,就想等雨停,可等了好久也没见到雨停下来。
于是,他就顶着书包挡一下雨。
在回家路上,他凑巧看到也没带伞,在这条路旁等雨停的小兰似乎和芙纱绘说了些什么。
之后,他就看见芙莎绘就把她唯一一把伞借给了小兰。
当时他只是因为芙莎绘把伞借给小兰这件事,就多看了一眼。
当然,他当时不知道那个女人叫芙莎绘。
更不知道芙莎绘和阿笠博士之间还有这一层故事。
黑色心脏
看着阿笠博士两人,柯南感慨道:
“真是等了四十年啊!”
“…”
重生之兽魂 响月
他想用一些形容词来描述这段四十年也未曾改变的感情。
可发现那些形容词在这段感情面前显得有些苍白。
只能送出他衷心的祝福:
“希望,你们能一起走过接下来的许多个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