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iar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黎明之劍 線上看-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如螢火起伏鑒賞-0hnn3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
听着恩雅发出的轻声感叹,高文知道这位龙族众神所讲皆是发自肺腑,他脸上露出笑容来,轻轻点了点头:“我替贝尔塞提娅感谢你的祝愿,不过这些事情已经和你没多大关系了,让他们自己走吧。”
“也是,毕竟我已经‘退休’了,”金色巨蛋中传来了一声轻笑,带着释然的意味,“好不容易清闲下来,还是不要总记挂那么多事情比较好。”
高文看向房间中那些新增的陈设,他的目光扫过正处于待机状态的魔网终端和神经接驳器,看到那些符文基板和晶体结构上仍残存着淡淡的辉光,又有细微的魔力波动从装置的深处传来,这是长时间运行之后的结果,这让他忍不住开口:“看样子你对我们的神经网络还挺喜欢的?”
“龙族们曾经创造过规模更加庞大结构更加复杂的欧米伽网络,但即便是欧米伽,最初也是从一个简陋的雏形成长起来,”恩雅轻声说道,“你们的神经网络让我想到了欧米伽诞生之初的模样……青涩,原始,不够完善,却每分每秒都在飞快地成长,仿佛印证着整个文明的蓬勃生机……是的,我挺喜欢你们的神经网络的。”
“如果龙族们知道自己曾经敬畏的神明其实还有‘上网’的爱好,不知会惊讶成什么样子,”高文不由得笑了起来,“毕竟这东西可是彻彻底底的‘技术产物’。”
“就像你们已经知道的,神明的本能和本性并不一致,”恩雅说着,其蛋壳上的金色符文再次缓缓游动起来,“就连赫拉戈尔都不知道,其实这么多年里我一直想尝试一下他们的欧米伽网络,像个普通的龙族一样看看上面的东西,写下心中的想法,和孩子们正常地交谈几句……我一直在这么想,可是我不能。”
“现在你有这个机会了——虽然我们的神经网络在你眼中可能并不如欧米伽网络那么先进,”高文点头说道,“这套网络的成长速度很快,我们下一步的计划便是让它在整个洛伦大陆运行起来,而且如果我们成功和塔尔隆德大陆建立了通讯,它的节点也肯定会铺到那边去——到时候巨龙也会成为它的用户,而你,将有机会实现自己一直以来的愿望。”
金色巨蛋中传来的声音带着一丝愉快:“我非常期待那一天的到来,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你随时开口。”
高文笑着点了点头,随手从旁边拉了一张椅子过来坐下,接着突然有点好奇地看着面前的金色巨蛋:“说起来,第一次使用我们的神经网络,你有遇上什么有趣的人或事么?”
其实他并不需要这样面对面地询问恩雅——计算中心那边的监控小组一直在关注着神经网络中三名“特殊用户”的数据流动,他完全可以从尤里、温蒂或者赛琳娜那边打听三位退休神明上网时都做了什么,但他觉得那样便少了很多乐趣,还是这样面对面的交谈更有意思一点。
如果有空的话,他回头还想跟阿莫恩和弥尔米娜打听打听他们的上网体验如何。
“我大部分时间只是在那座梦境之城中游荡,还顺路前往城外的监控者之丘拜访了那位正在休息的蜘蛛小姑娘,并没有接触太多人,”恩雅回忆了一下,不紧不慢地说着,“那个小姑娘倒是很有意思,她在得知我现实世界中的本体是一颗蛋的时候似乎十分关注我该怎么跑的问题,她还有一套神奇的以腿的数量来判断跑步速度的理论……可惜我最后也搞不明白这套理论。
“我还去参观了位于梦境之城中心的那座‘金字塔’,一个名叫赛琳娜·格尔分的网络永生者接待了我,但她似乎对我的出现感到十分紧张……我猜,她可能就是你这个‘项目’背后的‘知情者’之一?啊,不,我并没有不满,这是正常应有的安排。
“除此之外如果还要讲什么有趣的经历……”
恩雅说到这里停顿下来,仿佛是在思索,随后才带着笑意再次开口:“在一篇有关塔尔隆德的新闻报道中,我竟然看到了一条隐约和我有关的留言,留言者似乎知晓塔尔隆德那场战争背后的秘密,也对我的存在有一定程度的了解……我猜那是神权理事会的某个成员?某个研究者?还是档案的管理人员?”
火影之千葉雪
“还有这样的事?”高文本来正一脸淡然地听着,这时候眉头突然忍不住一皱,“留言者叫什么名字?”
“高速公鹿,”恩雅随口说道,“一个很奇特的名字,我印象很深。”
高文:“……”
逆伐星河
“怎么了?你知道那是谁?”
“不,我不确定,”高文嘴角抖了一下,脑海里已经七八十个念头呼啸而过,他很快便从这个名字背后推测出了一些东西——毕竟放眼整个世界,能跟这名号联系起来的存在也就那一个,“但我大概猜到了他是谁,如果一切无误的话,过一阵子我甚至可以介绍你们认识认识,他倒确实算是神权理事会的成员之一。不过话又说回来,原来那老鹿内心是如此跳跃的么……”
恩雅没听明白高文最后一句的自言自语是什么意思,但她从对方的态度中隐约猜到了什么,毕竟虽然阿莫恩和弥尔米娜的存在对外界公众而言还算机密,但在神权理事会内部,相关资料早已公开传播,而作为神权理事会新的技术顾问之一(主要负责充当研究对象),她也是有一定权限去了解那些资料的。
或许是被这个话题引发了兴趣,高文这时候又突然很好奇地看着恩雅多问了一句:“对了,你在神经网络里给自己起了什么名字?”
修羅天帝 實驗小白鼠
金色巨蛋中随即传来声音:“茶叶蛋。”
孵化间中瞬间安静下来,良久,高文的声音才打破沉默:“……啊?”
“茶叶蛋,”恩雅很认真地又重复了一遍,“我记得听你提起过一次这个名字,应该没拼错吧?”
“你是认真的?”高文瞬间瞪大了眼睛,面皮上的肌肉都忍不住抖了两下——他万没想到自己当日的一句玩笑之语如今会以这种形式从龙神的嘴里一本正经地说出来,这让他这个造梗的人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往下接,“我是说……你还真拿这个名字当成自己的……”
“这个名字不妥么?”恩雅却对高文的反应感到了困惑,“我在创建的时候并没有收到系统警报,它应该不涉及屏蔽词汇吧?”
“倒不是屏蔽词汇的问题,”高文尴尬地摸了摸下巴,“主要是这名号跟你的气质不太搭,我以为你会选择更加优雅高贵的风格……毕竟你看,你曾经是龙族众神……”
“我参考了龙族们在欧米伽网络中起名字的习惯,这种自由的起名方式更适合匿名网络的氛围,”恩雅格外严肃地说着,“而且我希望用这种方式让自己的性格更活泼一点——在很久很久以前我就想这么尝试了。”
高文眨了眨眼,感觉自己终于摸索到了这位龙神性格中不为人知的一面——比较真实的一面,但这尴尬的气氛还是让他忍不住轻咳两声,摸了摸鼻尖说道:“如果你想变得不那么严肃,首先就是在谈论这种话题的时候不要让自己的语气这么一本正经的。”
“我很一本正经么?抱歉,我没有注意过,”恩雅听着,立刻十分认真地说道,“明白了,之后我尝试调整——很好,我又有了努力的方向。”
你最近努力的方向是不是有点多?
高文心中忍不住念叨了一句,但这次他可没敢把心中所想的话都说出来——他算是大致摸索到这位龙神的性格了,这时候生怕自己随口的一句话就会让对方认真起来,然后她就又会给自己未来的生活找一个“努力的方向”……这些方向已经够多了。
“咳咳,”他干咳两声,终于决定让眼下的话题不要继续向着诡异的方向发展下去,“闲聊的已经差不多了,其实今天我是有正事来找你的。”
“正事?”恩雅语气中带着好奇,“你指什么?”
高文定了定神,迅速在心中组织着语言,同时尽量把自己的情绪调整回到严肃认真的状态里,随后才一脸郑重地打破沉默:“有件事你应该已经知道,我们有一个长期的‘监听’项目,这个项目的目的是追踪一个来源不明的神秘信号……”
“我知道,”恩雅立刻说道,不知是不是错觉,她的语气中带着某种感慨,仿佛这个话题她已经等待了很长时间似的,“早在塔尔隆德那场大战爆发之前我便知道了——最早是梅丽塔把这个消息带回了塔尔隆德。”
“梅丽塔?”高文一愣,但很快便回忆起来,“啊,对,在最早确认到信号的存在之后,我曾向各方确认信号来源,其中也包括塔尔隆德……但当时龙族并未给出任何回应。”
“他们曾想给你回应,”恩雅淡淡地说道,“但被我阻止了。”
“被你阻止了?”高文眼神立刻严肃起来,他的目光落在恩雅的蛋壳上,“为什么?”
“因为当时的龙族仍然处于危险的封锁状态,且即将迎来命运的关键时刻,我必须避免他们对星空产生过多的关注,也避免他们将有关星空的知识告知外族——否则在当时的情况下,我很有可能会提前失去控制。”
“有关星空……”高文眨了眨眼,一种异样却又意料之内的感觉不由得从内心深处涌了出来,他慢慢吸了口气,“所以那个信号果然是来自星空?它到底是谁发射出来的?它离我们这颗星球有多远?你对它的发送者有多少了解?”
“你一次性的问题太多了,”恩雅平静地说着,她那温和淡然的声音也让高文略有些激动的心情迅速平复下来,“我对星空的了解或许比你们多一些,但还没有到无所不知的程度,所以你最好先把自己的期待值调低一些,我们才好继续下去。
“首先关于你的第一个问题,那信号的来源……没错,正如你已经想到的,那信号来自星空,来自一颗对现在的凡人而言无比遥远,但在宇宙的尺度上并不那么遥远的星球。
壹世寵婚 胡貍
“但具体涉及到那颗星球的信息以及信号发射者的信息,我知道的并不比你多。”
“你不知道?”高文下意识皱了皱眉,“作为这颗星球上最强大的神明,你也看不到么?”
“正因为我是这颗星球上的神明,所以注定了我的目光无法离开这颗星球太远,”恩雅带着笑意说道,“这正是你们必须了解的、关于神明最大的限制,我相信你们其实已经研究到了这一步,但你们总是会下意识地忽略它——神虽然很强大,但祂只能在祂的领域中强大,凡人对神明的想象越是具体、越是强烈,神明的领域便越是具体、越是禁锢。
“直到我陨落之前,龙族从未踏出过这颗星球,所以我的目光也永远只能落在这颗星球上,哪怕我可以做到对这颗星球上的一切都了如指掌,我也无法去窥视这颗星球之外的任何事物……在这一点上,我和那株巨大的‘索林巨树’很相似,我们的视野都被束缚在了特定的领域内。
“也正是因此,凡人‘踏出星球的一步’对神明的冲击才会那么强烈,你们必须从基本原理上明白这一切是为什么。”
“神只能在自己的领域内强大……”高文若有所思地说着,“这是一条很重要的信息,我记下了。那么回到那个信号上,你对那个信号的来源以及发信者一无所知……那除此之外你还知道些什么?还有什么是你可以告诉我们的?”
“虽然我看不到其他星球上的情况,但我至少见证过起航者的远征,也经历过那个‘天空敞开大门’的年代,”恩雅说道,“至于你,域外游荡者,你本身便自星空而来,所以我们都很清楚一件事:这个宇宙并非死寂无声,我们这颗星球上的众生也绝非星空中的唯一,所以宇宙中出现除我们之外的智慧声音实在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
“而如此正常的事情,当然也不会仅仅发生这么一次。
美女的近身狂兵
“在你们所接收到的这个信号出现之前,仅仅我记忆中的,这颗星球所捕捉到的来自宇宙中的‘声音’便不下百次,这些在黑暗中穿梭往来的信号如混沌无边的夜幕中骤然亮起的渔灯,它们说明了这片星空远非表面看上去的那般清冷,诸多星辰的庇护下,是诸多和你们一样会思考,会观察,而且会注视星空的智慧生物,并且其中相当大一部分已经发展到了极高的水平,至少……他们已经懂得如何让自己的‘问候’离开脚下的大地,并跨越如此漫长的星空。”
“不下……百次?!”高文终于惊愕地瞪大了眼睛,“这颗星球接收到过如此多的外星信号?”
紫尊之戒
“并非是刻意接收——这些信号大多是无目的的扩散释放,如涟漪般在宇宙中起伏,其中有一些会从这里‘路过’罢了,而我的记忆跨越百万年的时光,如此漫长的岁月中,听到一些问候声也不奇怪。”
高文不禁轻轻吸了口气,犹豫着问道:“那……这些信号后来呢?”
“绝大多数熄灭了,如萤火起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