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em4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這個刺客有毛病 txt-第二百四十六章 鞭笞鑒賞-n8alv

這個刺客有毛病
小說推薦這個刺客有毛病
第二百四十六章鞭笞
应天府经此大劫,已然是处处破败,断壁残垣随处可见,往来行人脸上也多了一些菜色。
郭聚峡三人走在大街上,郭聚峡本人昂首阔步,器宇轩昂,但偏偏身后的张三李四牵着枣红马亦步亦趋,这组合怎么都显得奇怪。
不过鉴于张三李四刚刚骑马奔驰出城,
转眼间就牵马回来,一时间当即被人团团围住。
“你也是他们同党?”有人看着明显是头的郭聚峡,开口问道。
“我要是同党的话,我想我已经离开应天府了。”郭聚峡淡淡说道。
“他们在城中偷窃了不少富户的财产,你快将他们交给我等发落。”为首的壮年男子看着郭聚峡厉声说道:“否则就将你扭送到官府发落。”
张三李四都乖巧地站在郭聚峡的身后,不言不语,还好一时之间还没有人动手,让局面还不至于不可收拾。
郭聚峡低头笑了笑,然后抬头望着围住他们的众人:“所以说你们就是官府了?”
校园巅峰岁月 欧阳紫衣
壮年男子被郭聚峡抢白,又看他是一条壮硕的汉子,一时间竟然有些难以下的来台。
他不由后退一步,看了一下身后聚集的人群,瞬间有些汲取到了力量:“怎么,你还想包庇犯人?”
“包庇不敢说。”郭聚峡叹了口气:“我只是感觉有些可笑。”
“他俩动手行凶策马逃跑的时候,你们只敢咋呼咋呼地在后面喊叫,没有几个能站出来的。”
“现在我把他俩抓回来了,你们又开始觊觎这些财物和功劳,难不成我是个好人就更应该被欺负?”
被郭聚峡这样教训,壮年男子一时间脸上红一阵白一阵,这个时候他身后有人壮着胆子开口:“谁知道你们是不是串通好的,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连环套!”
壮年男子被这样提醒,一时间大喜:“就是就是,谁知道你们是不是串通好的,两面骗的货色。”
郭聚峡摇了摇头,深知和这些市井无赖很难打成交道,他上前,轻轻一推面前的壮汉:“我们走吧。”
禍害成患妖成災 恩顧
谁料这眼前看似身材粗壮的壮年男子就如同风中浮萍一般,一推就倒,倒在地上就大声嘶嚎起来:“打人了!强盗打人了,光天化日还有没有王法!”
张三在身后一时间没忍住,噗嗤笑出声来。
还真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他们见了郭聚峡比老鼠见了猫,是真的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
但是看着郭聚峡被这些市井无赖缠住的样子,又是真的非常好笑。
不过刚笑出声,身后就有人提着木棍向着张三的后脑狠狠敲来,张三李四虽然说被郭聚峡擒住,但是郭聚峡出于自信,根本没有对两个人进行任何限制,所以此时虽然有人偷袭,张三只听得耳后风声,就不慌不慌向前移了半步,同时伸出手指一弹,正弹在木棍的中央。
只听得一声有些低沉的撕裂声,瞬间这根手腕粗的木棍直接从中折断,向天空高高飞起,然后寂静落地。
发出了清脆的撞击声。
场面一时间安静了。
张三看向已经被包围的郭聚峡,笑了笑:“郭大哥,我们自卫没问题吧。”
他刻意没有叫总捕头这个称呼,就是因为看郭聚峡这样吃瘪很好玩。
之前被推倒的壮年汉子看到张三一指就弹断木棍,一时间惊呆了,他在地上用手撑着地面连连后退:“仗着有武功就能这样欺压百姓了吗?真以为六扇门是吃干饭的,你们等着,我这就去找六扇门来收拾你们。”
这样说着,他翻身而起,就想向着身后跑去。
他只跑出来了一步。
就感觉肩头似乎被万斤巨石给压住了,丝毫移动不得,诧异回头的时候,才看到郭聚峡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他的身后。
伸出了一根手指,轻轻抵住了他的肩膀。
只这样轻轻一抵,不拉不拽,就似乎牢牢钳制住了对方。
幻界傳奇 神壹樣的痞子
“你说你找六扇门吗?”郭聚峡笑了笑:“我就是啊,何必舍近求远?”
正在此时,远方已经有人策马而来,一边口呼着让开,一边在闹市奋马扬鞭。
顷刻之间,远方骑手已经来到人群之中,他们全部黑衣斗笠,马靴腰刀,待到近前齐齐勒马,同时翻身向着郭聚峡下跪。
“应天府六扇门捕头见过总捕头大人!”
郭聚峡回头,看着身后跪地整整齐齐的十数人,黑色的斗篷拖地,就像是黑色的乌鸦降落。
周围人一时间就惊呆了。
裁決戰神 飛花采月
被郭聚峡制住的汉子也是目瞪口呆,不可思议看着面前这个坚毅硬朗的高大男子,喃喃说道:“总,总捕头?”
郭聚峡松手,他整个人瞬间瘫软在了地上。
而郭聚峡自己回头,看向跪在地上的下属,轻轻说道:“闹市中策马狂奔,按律当鞭笞二十。”
为首的六扇门捕头抬头欲言又止。
是的,毕竟是为了迎接总捕头而来,并且看眼前的架势,总捕头竟然有被刁民围攻的危险。
四舍五入这就是护驾啊!
“我大还是律法大!”郭聚峡冷冷说道:“迎接总捕头应该不在律法的特情之内吧。”
“还有。”郭聚峡环视了一下四周。
周围的人没有人敢挪动一步。
毕竟六扇门的总捕头,是多大的官大多数人其实不太清楚。
不过唯一清楚的就是,六扇门的总捕头就是整个朝廷武功最高的人。
“听令。”为首的捕头低声说道:“如果总捕头愿意的话,在这里就可以行刑。”
郭聚峡笑了笑:“何必在大街上丢人呢?”
“先跟我回去。”
“对了,我之前还没说呢,就被你打岔。”郭聚峡脸上的笑容收敛,看着眼前的捕头:“应天府如今怎么成了这样的无法之地,你们这群饭桶,是怎么做的事情!”
眼前众人,纷纷将头低低垂下。
面对这样的责问,是真的一时间完全的无话可说。
当然,能够辩解的理由有很多,可是这些理由中没有一条是能够说服眼前的男人的。
“我等知罪。”他们齐声说道。
“总之,还是那句话,没有必要在大街上丢人现眼。”郭聚峡淡淡说道:“先跟我回去吧,很多话慢慢再说。”
……
……
“报告总捕头,给您闹事的那人叫做牛重……”对方刚报告了一半,郭聚峡抬了抬眼:“说他干嘛?”
“难不成我还真能把他抓起来打一顿,定他个顶撞上官的罪?得了吧,官可不是这么当的,你们问问他,想不想在六扇门干,如果干的话,就给他个捕快的差事,好好调教一下就行了,大好年纪不走正道的。”
“是是。”罗贤点头答应,他随即换了话题:“对了,总捕头在城门口抓的那两个人,已经暂时押付了监牢之中,赃物也开始着手清单造册,调查送回。”
郭聚峡点了点头:“这东西就别贪了,眼下应天府都不容易,他们的身份,查清了没有?”
“查清了。”罗贤点了点头:“那叫张三的,本名赵昆,外号通臂猿猴,善使一套八卦通臂拳,乃是四品高手,江湖榜乙榜名列第七百五十四位。”
“自称李四的,本名孙岚,外号笑面虎,所学颇杂,有少林和武当的路数在里面,同样是四品高手,江湖榜乙榜排名八百七十二位。”
“还是榜首有名的高手。”郭聚峡感慨了一声:“这江湖事越来越乌烟瘴气了。”
專屬棉花糖 雨靈兒
“你且给我系统说一下,眼下究竟是怎么回事吧。”
“遵命。”罗贤嗯了一声:“事情的起源还是因为汪直的那场独尊会,想必大人也已经收到了消息。”
“这场独尊会,我们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消息,并且将其报告给了两江总督胡北宗,胡大人也趁势制定了作战计划,打算趁这些贼人在玄武湖上聚集,在城墙上调集兵力组织重炮一网打尽,至少说也能够重创敌军。”
“谁想到汪直竟然打着借此掩盖兵力调动一举攻城的念头,当晚战斗打响,汪直所属的重炮竟然更多射程也更准,我们一时间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而更意想不到的是,汪直竟然暗中在西段城墙埋设了大量炸药,引爆之时,竟然将一段城墙直接轰垮。”
娘子慢走
“这更是大大损伤了我方的士气,一时间被汪直的匪军冲入城中,对方不乏武功高强之辈,所以最终应天府沦陷,连胡大人都被汪直所擒。”
“我等见力拼不得,所以趁乱出城,在农家藏匿,后来汪直不知为何在城中被杀,匪军群龙无首,遂劫掠溃退,我们想趁机夺回胡大人,却发现胡大人已然人去楼空。”
“后来才听说胡大人已经出现在了广济奇将军的军中,并且协助广将军对倭寇作战,到现在还没有回应天府。”
“所以应天府此时群龙无首,因为大量官兵在之前的战斗中死伤惨重,残余部分也被抽调去协助剿灭倭寇,应天府一场空虚,我等有心无力,才导致了应天府如今的乱局。”
“不要说了,我都知道了。”郭聚峡伸手说道:“我们先出去看看那些受刑的孩子吧。”
“是。”罗贤低低答应。
两个人从六扇门的衙门中走出,院子中十来个黑衣的汉子正在寒冬中解开衣裳受着鞭笞。
鞭笞二十,并不是说着玩玩的,乃是用蘸盐水硬柳条抽在脊背上的刑罚,不过刑罚的水准可轻可重,一切都要看下令人的心思。
不过郭聚峡刚来应天府,此时立威之意明显,仅仅是因为策马奔驰于闹市,就让人受鞭笞二十,如果再刻意轻打,让这位总捕头大人不快,那么可能就再有销磨不尽的苦头了。
院子里响彻着柳条抽打脊背的啪啪声。
郭聚峡从人群中走过,静静看着所有人受刑,只见柳条在脊背上每抽一下,就会留下一道鲜红的印痕,不过每个受刑人都咬紧牙关,死死不发出一声呻吟。
等到二十记鞭笞已过,郭聚峡才静静开口道:“你们恨我吗?”
“属下不敢。”众人赤裸着上身齐齐说道。
“不敢并不是不恨。”郭聚峡笑了笑:“你们是不是很不服气?”
“凭什么自己好心好意来迎接我,反而要受这幺蛾子罪?”
“或者说这就是我郭某人刻意折腾你们,想着刚来贵地,不立威你们就不把我当一号角色看?”
四下里鸦雀无声。
虽然无人敢应答,但是郭聚峡的这番话,确实真的说道很多人的心坎里了。
是的,是真的有很多人不服。
不服的原因也正是郭聚峡所说。
“我且问你们一句,我郭聚峡有必要这样立威吗?吹毛求疵就想着给你们小鞋穿?”
“我只问一句,闹市策马对不对?”
郭聚峡冷冷说道。
所有人一时间愣住了。
当然不对了。
而且当时街上那么多人,虽然说六扇门的捕头们个个骑术都相当了得,但是再了得也不是闹市奔驰的理由。
“又或者老子真等着你们来救?或者说是你们想表忠心,给我这个总捕头一点好印象?”
郭聚峡继续说道。
至尊教皇 焚炎
“不对的事情,终究是不对的,大周律摆在那里,或许有一些条款并不尽人意,但是大多数的条款都是用来约束我们的。”
“六扇门没有杀人的资格,只有缉捕搜查的权力。”
“我们也没有闹市策马的资格,我们只有骑马的权力。”
“现在,我再问一句,还有人觉得我的判罚重了吗?”
所有人齐齐摇头。
郭聚峡笑了笑:“我这个人,喜欢讲道理,喜欢讲规矩,规矩里面的事情,说破了天,也是应该照规矩办。”
“规矩之外才是人情。”
这样说着,郭聚峡从怀中掏出来一个花花绿绿的小陶罐,径直走到距离自己最近的那人身后,然后从罐子中取出药膏静静涂抹在了他的脊背上。
“这是上好的伤药,我先给你们敷上。”
“一会站的起来的人,我还有一个任务交给你们。”
“什么任务?”这些人不由开口问道。
“驭下不严,同样是罪。”
“我亦当鞭笞二十,一会,你们来给我行刑。”
看着所有人不可思议的目光,郭聚峡继续笑了笑。
“抹药也交给你们了。”
“我够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