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i09o精品都市异能 武俠江湖大冒險 起點-388 蓋聶叛逃看書-jt5mz

武俠江湖大冒險
小說推薦武俠江湖大冒險
时值月上中天。
月华无垠,普照大地。
而院中,有人。
逆天狂妻:鬼帝狠狠追 傾飛揚
两个人。
这二人全都在望着一棵树,此树老干虬枝,然枝上翠叶却是有数,共有七十八片。
一人席地而坐,含笑饮酒,一人却是静静立着,周身涌现出一股说不出的寒意,如那皎洁的月,高高在上,不可触摸。
坐着的是男人,站着的是女人。
男人素袍披发,神态悠闲疏懒,像是坐的太过无趣,他打破了安静,颇为好奇道:“好奇怪!”
一旁的女人淡淡道:“奇怪什么?”
苏青嘿然一笑,一扬他那骨爪般的右手,将壶中倾倒出的酒液悉数接入口中,等慢慢咽下,他说:“我听说你们阴阳家的东皇阁下神秘无比,却从未有人见过他真实样貌!”
月神仍是望着那树。“所以,你很好奇?”
苏青点头。
“当然,想来天底下很多人都好奇,我自然也不例外!”
“你见过么?”
他说着,目光却是看向自己的手,这手,即便没了血肉,也依旧有一种异样的美态,仿佛精雕细琢的冰魄般,在月华下竟是散发着一种难言的色彩,充斥着无穷的魔力。
“不曾!”
月神还是那副无波无澜的语气。
苏青笑问:“想不想看?不如咱们联手,里应外合,到时候杀了东皇太一,我助你坐上阴阳家的首领,你、”
可惜,他还没说完,一双让人心颤的冷眸已瞥了过来,像是溢着丝丝杀意。
春生瓷 青琦
苏青眨了眨眼,但还是把话止住了。
“啧啧啧,其实,我只是开个玩笑,你可千万别当真啊!”
月神深深的看了眼苏青。
“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你想试探我?”
苏青若有所思的想了想,才说:“这话可不对,要知道人往高处走,站的越高,看的才越远,就好像路边的乞丐,他饿的时候只想吃饱,可吃饱了又想吃好,吃好了又想吃山珍海味,怎么可能满足;不然,又怎会有那么多人想当皇帝,当天子,我说的,不过是人的本欲罢了,一个势力,老三总会想做老二,可做了老二他又会想做老大,你说呢!”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月神在旁静静听着,像是很平静。
“因为他们只是在生与死之间挣扎的凡人,参不破生死,如何超越苍生?”
她像是在反问苏青,视线同样也落在了他那只骨爪上。
苏青不答反问,他伸展着自己的右手,幽幽道:
“生与死,有何不同?”
特工穿越:毒寵軍校女王
只是,他一抬头,眼前天地像是消失不见了,只剩下一双冷眸,成了唯一。
“心之所指,为我所御!”
一声轻轻的呢喃,同时在苏青耳畔响起,像是带着一种奇异的魔力,以及蛊惑之力。
四目相对,月神慢慢俯身,她就见眼前坐着的人,神情渐渐变得木讷,茫然,睁着一双空洞澈净的眸,像是定住了一样。
超神學院之新神庭
“长生不老,是真是假?”
月神凝视着苏青的双眼,发着空幽的声音。
但她的脸色突然变了。
苏青木讷的面容上忽然洋溢出一丝笑,他笑的很清,也很秀,抿着唇。
“看来,你还在苍生之列!”
而月神却是发现,那双澈净空洞的眼泊里,竟然倒映出了她自己的身影,可这身影,却是皮肉坠烂,一副白骨,如镜中倒影,令她心头一颤。
苏青淡淡道:“我眼中的世界,好看吗?”
月神娇躯一颤,她仿似被那倒影惊了一跳,整个人不自觉的退了半步,待到二人视线分开,她冷冷道:“你、”
然“你”字刚落,月神却是秀眉一蹙,她蓦然抬起双手,望着自己的两双手,眼神一变,面露惊色。
只在她的眼里,她双手十指上的血肉,突然仿似腐烂衰败了一样,就好像坟墓里埋了一两月的尸体烂肉,顷刻间,已脱落坠烂,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幻术?”
看着森森白骨,月神额上隐隐见汗,她正要动作,可面上似有异样,像是皮肉坠烂的声音,她一伸手,果然,手中已是多了一块块腐烂的皮肉,只见她强稳心神,就地席坐,稳着心境。
然而。
“本座眼中,苍生皆亡,白骨人间!”
一个清寒的声音亦如她之前那般,化作虚无缥缈的呢喃,轻轻的落到了她的耳畔,仿佛有种异样的魔力,令之娇躯一颤。
而月神则是看着自己浑身坠烂的皮肉,额头上冷汗直冒,她已是不受控制的去抚摸自己的脸颊,可触手所及,却好像只剩白骨,没了血肉。
她竟然变成了一副白骨。
“这是幻术!”
月神到底还是月神啊,她双手结着神秘古怪的手印,体力豁然爆发出一股冷冽寒意,满园春色,尽皆于顷刻间凋零。
王爺床上是非多 蔡小雀
翌日。
晨光初露,已闻鸡鸣。
便在旭日东升之际,院中久久盘坐的身影这才徐徐睁眼。
惹我妳試試看 影子7023
可睁眼一瞧,脸色便不禁变了。
月神只见最先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一张带着温和笑意的脸,这张脸离她不远,就在身前,相对而坐,而在对方的手里,还拿捏把玩着一条缎带。
如此一幕,当真让她心绪难平。
“你看了多久?”
超越进化
苏青笑道:“你坐了多久,我便看了多久!”
他话锋忽又一转。
“国师果然是国师啊!”
却是没有丝毫返还缎带的意思。
月神面如寒霜。
“你这是在羞辱我么?”
她又看了看那颗老树,树上苍翠欲滴,枝繁叶茂,眼神又是一变。
“怎敢,国师如此容颜,叫人好生羡慕!”
苏青笑道。
月神冷冷道:“白骨也好看么?”
苏青听得出她话中意思,鼻中淡淡“唔”了一声,随即道:“这可不是我看到的,而是国师你昨夜告诉我的,至于阴阳家的占星律,我就便勉为其难的收下了!”
他的声音很轻,像是雨落,但落在月神的耳中,无异是天翻地覆一般。
月神是深深的吸了口气啊,而后又像是恢复了之前波澜不惊的模样。
“愿赌服输!”
苏青微微一笑。
“大秦国运,我昨夜已卜出,就由我亲自去送给大王吧!”
话已至此,月神长身而起,不再久留。
但身后却听苏青又道:“国师大人,其实,你应该考虑一下我昨夜的提议,世事如棋,看他人搅动风云,哪有比自己操纵一番来的痛快,天机虽是难测,然你我联手,或许大有可图!”
事实上,不等他话说完,月神已飘然一掠,去的极快。
倒是苏青,仍旧自言自语。
等说完了,他才施施然起身,看着手里的缎带,眼中若有所思。
旋即低低一笑,同样也迈出了府邸。
……
三日后。
咸阳城内,一件大事震惊天下,身为大秦帝国第一剑士的盖聂,竟然叛逃秦国。
至于原因,只为救一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