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021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代號候鳥 起點-第五章 去省城展示-x6aeg

代號候鳥
小說推薦代號候鳥
12月9日晚10时许,“云南省主席”兼“云南绥靖公署主任”卢汉在昆明宣布率所部起义。
卢汉宣布云南起义后,昆明全市实行紧急戒严,由昆明警备总部、第九十三军、昆明市警察局派员会合清查户口,逮捕军统、中统特务分子。
当时在昆明的主要特务头目,如军统西南特区区长徐远举、副区长周养浩,由昆明警察局长李志正亲自去抓到后送陆军监狱关押。
云南绥靖公署政工处长罗春波、西南公路运输处副处长李家杰等抓到后,也送陆军监狱关押;解决了蒋军驻昆明市区以内的军事机关,主要是第六编练司令部、空军总站、第二十六军工兵营驻守在五里多的仓库等,都将其官兵缴械后,集中监视;虏获和扣留了停在巫家坝机场的蒋、英、美飞机20架。
直至11日上午8时,昆明全市的紧急戒严才告解除。
史上第壹寵妻:早安老公 如蘇
12月11日,卢汉下令成立飞机场司令部,以张有谷(曾任云南空军军官学校教育长、云南省保安司令部参谋长)为司令员,负责管理空军人员,保护航空器材设备,争取空军人员参加云南起义。
整个云南,乃至全国都在欢庆。李安平估计赵征远不会出事,他想起了吴倩云,便挤开街上彻夜庆祝的人群找到吴倩云住处。门敞开着,屋里空荡荡的,地上散乱着不少杂物,看上去是匆匆收拾东西搬走了。
李安平忽觉天塌下来了,他脑子里全是空白,嗡嗡响个不停。
“她去哪里了?她走的时候连一句话都不给我留……她是不是已经知道是我间接害死了她父母……她一定是在恨我……”
重生之月倾天下
本王的王妃來自天堂
李安平发疯一般翻动着地上的杂物,任由玻璃碴划破手,任由血往下流……
误嫁总裁:甜暖小妻宠不停
“不,她一定给我留了字条,一定的……”
李安平找遍了吴倩云先前住的房屋,甚至找遍了昆明,他始终一无所获。在欢呼解放的人群中,李安平浑身一软,绝望地瘫在了地上……
昏黄的灯光,不大又有些凌乱的房间弥漫着浓浓的酒精味。
李安平右手举着酒杯久久停在半空中,喉咙里不断发出单音节的哽咽声,似是在感叹,又似有话欲说却止。
九黎神道 何氏门徒
李安平涨红着脸,左手一拍桌子,喉咙里发出咕咚一声,迷离地说:“师父,你说人活着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还是为了传宗接代?”
“你小子烦不烦,每次找我喝酒就问我这个,我他妈都回答腻了!”赵征远此时也已经有些意识模糊了,但他仍然不忘记凶李安平。
“干掉这杯,一切烦恼事都没了。”赵征远也不管李安平,他一仰脖子,把满满的一杯烧刀子喝了下去。
在酒精的刺激下,他嗞了两声,又骂道:“你他妈日子过得比我都好,还和小媳妇儿似的瞎抱怨!你工作有了,媳妇有了,房子也有了,你他妈这就叫身在福中不知福!”
李安平把自己杯中的酒喝下肚,拿起酒瓶先给师父满上,又给自己倒满,说:“可是没有孩子……”他说这话的声音很低,他不敢确定这话是否要说出来,这可是他第一次向外人诉说此事。但是看着对面的赵征远他还是把话说出来了。
风流孔明
刺杀“理发师”的“手术刀”行动失败后,赵征远师徒立即返回了北方,赵征远被安置在省城公安系统,出任市看守所改造组组长。
地下组织压根儿不知道有李安平这号人,他只能先回村里待着。村里人见李安平失踪了四年突然又回来都很惊讶,纷纷问他去哪儿了。
李安平当然不能说自己去云南了,便谎称自己在省城混。众人只是不信,便嘲笑他一定在吹牛,各自又去忙农活了。
新中国成立后,这座北方的小村庄才逐渐恢复平静,大家热火朝天忙自家的事。
李安平在村里闲逛了几天,就被赵征远秘密叫去了省城。出发那天,李安平把自己要去省城的消息告诉了每一个他能通知到的人,在众人羡慕的眼光里,他得意扬扬地在省城找到了赵征远。
“我给你介绍一门亲事,女方是我们所的女警,父母都是党员……”赵征远一边给李安平倒水,一边给他安排相亲。
面对师父如此大的转变,李安平竟然不敢去接他递来的水杯。
赵征远微笑着看了看原地发呆的李安平,又把水杯递到他手边,碰了碰他的手,示意他端住。
李安平这才机械地端过水杯,犹自不信这是那位没事就打骂自己的赵征远。
“你小子别傻发呆了,见不见,你就回我个信儿,我好跟女方约时间……”
“不,不,我……”
即便已经回到了北方,吴倩云不辞而别留给李安平的创伤还在淌血,他表面上的吊儿郎当,嬉笑不羁都是装出来的。
只有到了夜深人静之际,揪心般的阵痛,让他如同身堕炼狱。
“啪!”赵征远轻拍了一下李安平的头,而没有给李安平一耳光,他咧嘴骂道,“你还看不上人不成?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不是,我……”李安平没法把吴倩云的事说出来,只得这样含糊推脱。
“师父,你一直没说你怎么让卢汉相信有人要刺杀他的。”李安平不等赵征远接话,试图转移话题,“过去这么长时间了,你也一直没说过。”
傾城雙絕
“哈哈……”赵征远笑得很得意,他的话题跟着一转,“这点,你可得跟我好好学。关于有人要刺杀卢主席的消息早就满天飞了,那次本来就是秘密起义,直接给他电话他也怕是有人诈他,自然不会信。要让他信,还得靠国民党的特务帮忙。”
赵征远说到这里打住了,故意卖了一个关子,李安平迫不及待想要知道真相,急忙又问:“特务?他们怎么可能会帮你的忙!”
“我冒充那个叫‘木匠’的特务给‘理发师’打电话,故意错打到卢主席副官那里。电话一通,我直接就说,‘理发师’我是‘木匠’,九号‘杀汉’行动所需要的枪我已经放在抚仙楼二楼靠窗的第三张桌子下……”
金菊記 圳剛
“高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