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gyqf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贅婿神王-第三百零三章 葬禮!熱推-9q58c

贅婿神王
小說推薦贅婿神王
“自己爷爷的葬礼有何不能回去的,就算李青山想要执掌王族,也不可能如此明目张胆不让咱们参加葬礼,于情于理这都说不过去,我就不信李青山还能把咱们吃了?!”
“就咱们四个吗?”
李墨染担忧的问道。
“怕什么?”
叶宁抬头看着她。
“墨染表姐不是那个意思,她担心大舅会对咱们不利。”
林浅雪解释道。
“放心吧。”
叶宁神色从容的样子;“我借给李青山一百个胆他也不敢再葬礼上乱来,除非他不顾及李家的名誉和自己的脸面。”
眼看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三女实在困得撑不住了,再叶宁的劝说下才回到房间休息。
然后他拿出电话拨通了青龙的号码。
“立刻封锁江陵市的所有消息来源,省城这边的任何风吹草动都不能传到江陵市。”
“谨遵战神令!”
此刻大厅中只有韩影以及暗狼的队员。
叶宁坐在沙发上。
灯光已经熄灭。
黑夜下冰冷的杀气荡漾。
终于天空渐渐亮了起来,远方的天际一轮红日升空,而后洒落下耀眼夺目的金光。
三女起床后各自洗漱一番抓紧上了车。
“叶宁后面车上的人也是你的人吗?”
坐在后面座位的李墨染吃惊的回头看了一眼后面的三辆面包车。
“嗯。”
叶宁默默点头。
轰隆!
奔驰车被启动,叶宁猛踩油门,刹那车子如同猛兽窜了出去。
而后三辆金杯面包车迅速跟了上去。
目标李家。
此时王族李家大门口已经挂上了白色的灯笼,门口的车辆聚集,进出的人流无不面带悲伤,来的人都是一些权贵名流,包括东海各个王族的人都来祭奠了。
并且现在网络上关于李晋民去世的消息已经满天飞!
各种议论质疑声都有。
王族凌家到!
大门口的老管家恭敬的站着,看到凌云涛带着人到来,立刻扯着嗓子喊道。
院子两边李家的人各自穿寿衣跪着。
各个掩面痛哭。
声音断断续续的样子。
而大厅的灵堂早已布置好。
一口朱红色的大棺材摆放在正中间,此时李晋民的尸体已经入殓,身体上盖着一条蓝色的绸缎,上面绣着各种飞禽走兽,只是还没扣棺而已。
再棺材的前面则是一张大桌子,上面摆好了各种贡品,以及一些鲜花
桌子的正中间摆放着李晋民的一张灰白色照片。
凌云涛郑重的祭奠了李晋民后,转身对着李青山说道;“李兄节哀顺变,没想到李老爷子走的这么突然,要保重身体啊!”
“多谢凌兄挂念。”
这时凌云涛看了看四周,微微皱起眉头,主动凑到李青山跟前。
“李兄决定要和西北王族联手么?”
“此事是我父亲的意思。”
李青山抬了抬眼皮。
“哦?”
凌云涛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立刻明白了李青山话中的意思,于是默默的站到了一边。
古卷之风卷残云 沙鹤四对
王族战家到!
王族萧家到!
王族宁家到!
……
紧紧片刻的时间,东海十三王族的人全都到齐了,都是来祭奠李晋民的,其中地上圈子的领导也来了不少,人满为患。
万省长到!
随着门口的喊声响起,一辆商务车停在门口,紧接着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已经走了进来。
“万省长”
立刻李青山快步迎了上去,陪同的还有其他王族的人。
“李家主节哀顺变,我特意来祭奠李老哥,他一生都奉献给了大夏,再沙场纵横驰骋,为大夏立下过汗马功劳,却没想到走的如此突然仓促,晚年都来不及享福就撒手人寰了,实乃我大夏的损失啊!”
万长青痛心疾首,老泪纵横的说道。
“万省长您可要注意身体啊,这省城可不能没有您。”
“对啊,万省长。”
几个王族的家主看到万长青如此悲痛,险些跌倒在地,纷纷上前搀扶住他年迈的身子。
“万省长政务操劳,为省城鞠躬尽瘁,呕心沥血,百忙之中还能来祭奠家父,我李家全族上下定会铭记在心。”
李青山抱拳作揖。
先婚後愛,昏了愛
“李家主说的哪里话,再怎么说老爷子也曾经是我的领导,再战场上曾不止一次救过我的命,如果没有李老哥我可能不会活到今天,日后你接掌王族可要以你父亲为榜样,带领李家好好发展。”
万长青语重心长的说道。
“多谢万省长教诲。”
李青山微微一笑,眼底闪过一抹冷色。
“那我就不多呆了,手上还有正事要忙,然后还要去开会。”
万长青摸了摸眼角的泪光。
然后再秘书的陪同下上车才离开。
“万长青这个老狐狸人前一套人后一套,这省长的位置本来就不是他的,本该就是常若海的位置,况且他什么时候参军入伍了,竟然还跟李老爷子攀起了关系,活着的时候也没见他主动和李老爷子来往,现在李老爷子去世反倒来这猫哭耗子假慈悲,李兄你说这万长青是什么意思?”
荣霄讽刺的说道。
斬斷降龍
重生之军中铁汉追娇妻 于桐
哼。
“要我说这万长青估计是在拉拢李兄,马上三年的换届之日就要到了,这个位置可不只有常若海虎视眈眈,还有其他的人也在盯着。”
宁九言接过话茬说道。
“万长青想连任?”
洛天仇问道。
“或许有可能。”
“想连任那是不可能的,本来他就没什么能力,能坐上这个位置全靠身后的人提携,不然现在坐在这个位置的人就是常若海了。”
萧娴容淡淡的说道。
“萧家主说的很在理,常若海是孟天纵的人,万长青是齐重山的人,与其说是万长青和常若海是棋子,那么齐重山和孟天纵就是执棋人,两大军方巨头的博弈都好几年了,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就不知道今年会怎么样,不管省城一把手的位置谁做,对咱们东海王族来说有利有弊。”
逆轉的開始 彩畫
风兴贤开口道。
“看来咱们要早站队啊。”
“是的,两大军方巨头博弈,咱们东海王族也不可能置身之外。”
“不知各位王族家主选谁呢?”
宁九言笑呵呵的看着众人。
“不管选谁,只要能拿到利益都可以,我龙家一直都和孟老关系很近,按照我的意思就是选孟老。”
龙腾背负着双手淡淡的说道。
“选孟老?”
其他的王族家主纷纷皱眉,没有立刻做出回应。
东海十三王族各有私心,不可能永远都是统一阵营,就拿招标大会油田事件来说,这十三王族直接三足鼎立,互相对峙。
李青山却是沉下脸道;“各位今天是家父的葬礼,你们再家父的葬礼上如此态度是不是太过份了?”
虽说他记恨父亲,可对于其他王族的家主再父亲的葬礼上谈笑风生却很不满,所以李青山这才直接开口斥责道。
顿时气氛一片尴尬。
所有王族的家主纷纷闭嘴不再说话,而是被安排到了隔壁的小院里。
还让专门的仆人招待他们。
轰隆!
刺耳的汽车轰鸣声响起,犹如惊涛骇浪咆哮由远而近,紧接着一辆奔驰车停在了大门口。
啪!
车门被打开。
凶猛的野兽 亢龙有悔1971
叶宁下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