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kp5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 txt-第0716章 拐走阿斗展示-amp8z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从长阪坡开始
曹老板的心腹们对荀彧的反应,皆是摇头叹息。
荀彧缘何坚持如此做!
如今什么形式?
以荀彧的智谋还会看不清楚,看不明白吗?
甚至有些人在想,荀彧是在第二层,这会不会是丞相提前安排好的?
毕竟这种事肯定会有个三请三让的过程。
一时间,劝曹操称公这件事,并没有再进行下去,大家都是在暗中猜测。
待到事情明朗,方可再劝进!
~~
孙权把秣陵改成为建业。
诸葛亮曾言此地:钟山龙蟠,石头虎踞,真乃帝王之宅也!
如今修建当中的石头城,在楚威王设置的金陵邑原址上修建。
长江从清凉山下流过,石头城的军事地位十分突出,孙权也把此当做江东水军基地。
城内设置有石头库、石头仓,用以储军粮和兵械。
在城墙的高处筑有报警的烽火台,可以随时发出预报敌军侵犯的信号。
自从孙权被张辽打的围困在山上后,等到程普支援他便先行带人走了。
可惜后面沿江爆发了小规模的瘟疫,双方便草草收兵,关平也领军沿着长江撤退。
府衙内,嘭的一声。
孙权把竹简拍在矮案上。
“岂有此理!”
鲁肃挑挑眉,他知道主公所怒是为了何事。
当初江东大都督周公瑾提议前去攻打益州,结果被刘备找理由搪塞了过去。
可如今呢,刘备竟然亲自领兵接受刘璋的邀请,进入益州。
刘备打什么主意,真当我孙权不知道。
当初两家合谋益州你不答应,原来是你小子想要独吞!
枉我还相信你这个浓眉大眼的刘玄德!
“真是岂有此理!”孙权气的锤了下矮案,又站起身来走了两步。
“大耳贼,安敢骗我,若不是我,他能占据荆州一州之地?”
“要不是我江东,他刘备焉能有机会入主益州?”
网游之血战天下 真情
孙权可谓是怒不可遏,现在刘备竟然背着他去吃独食了。
而且是他早就惦记好的土地。
不用说,刘璋那个废物,定然拦不住刘备这个猛虎的,尤其是刘备还进入了益州腹地。
到时候中心开花,关羽再重新入川,益州必然一鼓可定。
可是江东吃不到这块肉啊!
左司马顾雍拱手道:“主公,刘备他分兵前往益州,必会爆发战事。
而且蜀中之路艰难难行,不易往还,莫不如先派遣一军阻断归路,然后再趁机拿下荆州!”
顾雍说完之后,便盯着自家主公。
孙权点点头,既然你刘玄德不仁,就别怪我孙仲谋不义!
吃独食,永远没有好下场!
“此计甚得我心。”
孙权攥着拳头点点头,此时他怒火攻心,全都被刘备吃独食的结果给气到了,哪管别的。
“主公,此事万万不可。”大都督鲁肃急忙站出来开口道:
“一旦孙刘两家交兵,定会让曹操做梦都笑醒的。”
鲁肃又强调了一句:“主公,我们的大敌乃是曹操,而不是刘备啊!”
甘宁也是早就想要杀回蜀中的人,他熟知蜀中的情况,也想要鼓动江东拿下益州。
现在听到刘备进入益州,对此表示非常不满。
“主公,益州这块地,江东必须要分一杯羹。”
甘宁则是请命道:“绝不能让刘备独占益州。”
一时间,江东文臣武将群情激奋。
怨不得你不愿和江东合伙进入益州,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呢!
鲁肃却是摇摇头,拱手道:
“主公,如今公瑾已逝,怕是江东无人能够实行公瑾的策略,占据益州。
更何况当初公瑾真正的意思是想要侵吞刘备的荆州。”
这话一出,江东文臣武将皆是不在言语了。
孙权有些气恼鲁肃竟他妈的说大实话。
“但此事,我江东绝不能坐视不理。”孙权站住脚步盯着鲁肃道。
“主公,臣有一计。”鲁肃微微拱手道:“如今孙夫人也该回江探母了。”
鲁肃的话音刚落,厅内为之一静。
难不成江东要单方面撕毁两家之间的联姻,然后再朔江而上,攻占荆州?
孙权眨了眨眼睛道:“子敬这是何意?”
“我听闻孙夫人一直在照顾刘玄德的庶长子阿斗。”
鲁肃微微拱手道:“吴夫人定会喜爱外孙来访。”
“嘶。”
顾雍倒吸一口气,还是自己嫩了一些。
若是如此做事,刘备只有一子,用阿斗来为江东换取好处。
真乃是兵不血刃之计。
孙权这才明白鲁肃真正的意思,随即拍手道:“子敬,此事可差谁前去办?”
“臣愿往。”甘宁当即站出来请命。
“不可。”张昭站出来摇头道:“甘兴霸在刘备处多次露面。
此事某认为还是要靠生面孔来办,否则难免会出差错。”
众人皆是点头,认为老臣张昭不愧是思路清晰。
“张公可有人选?”
孙权急忙问了一句,刘备吃独食的事绝不能忍!
至于自己独吃交州,那是江东的事情,与刘备无关。
但刘备独吃益州这件事,他孙权绝不答应。
益州的富庶能跟交州相比吗?
张昭摸着胡须道:“主公,我倒是有一个人选,名叫周善。
此人胆子颇大,自幼穿堂过户,如履平地,跟随我兄长多时,现在可差他前去。”
鲁肃瞥了张昭一眼,他兄长找这些人当食客,想做什么。
张昭却是继续说道:“此事需要谨慎行事,切勿泄露,
主公可差遣周善带领五百人,扮作客商,潜入公安,修书一封。
言吴老夫人病重,想要见见女儿,往孙夫人星夜不休,带着阿斗来江东尽孝。”
“此计甚妙。”
孙权抚掌大笑,刘备这般年岁,仅剩下这一个庶长子。
而自家妹妹年少,正是生产的好年纪,与刘备成婚三载,皆未曾怀孕。
想必刘备将来不能再生儿子了。
那如此一来,阿斗的价值就非常大了。
只要阿斗在手,孙权不相信刘备不会万事好商量。
事情就这般安排下去了。
周善这个如同秦舞阳一般的人物,带着他的使命,扮作客商,前往公安。
带着物资来公安做生意,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特别是周善自己一个人进了公安城,更是没有受到阻碍。
走了一圈之后,发现孙夫人竟然不住在城内。
而是在公安不远处新建了一个小寨子,被人称为孙夫人城,今日在那里休息。
周善打听妥当之后,又出了公安城,往孙夫人的寨子当中走去,说是江东人,奉主公令,前来见孙夫人的。
这才被人引了进去。
此时的孙尚香,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青涩的姑娘,身材越发的饱满。
只不过已经许久没有得到刘备的消息了,这些事,诸葛亮也不会与她说。
在这里百无聊赖,又无夫妻之间的运动生活,天天舞刀弄枪作为运动,生活颇有些无趣。
尤其是孙尚香能够感受得到,刘备麾下的文臣武将对于自己多是客气当中,存在着疏远。
甚至连一些文臣武将的家属也都是去糜夫人那里坐一坐,而不是到她这里来。
而且她麾下这些侍女以及手下,被关平当众斩杀了两个,也全都收起小心思来了,不敢在公安城惹事。
现如今大概就是孙尚香自己把自己给监禁隔离起来了。
我看你们不爽,那我就搬出城来住。
她正慵懒的扶着小几,瞧着眼前的麻将,十分无趣。
这些麾下侍女会玩了之后,皆是让着自己,着实没意思。
可当她听到江东来人之后,孙尚香立即就精神起来了。
周善被守卫门口的女侍卫给带了进来。
“见过孙夫人。”周善直接表明来意:“主公派我前来,是想要让孙夫人回江东一趟。”
然后把信递给了一旁的女侍卫。
孙尚香一时间有些诧异,竟然是兄长让她回去,自从和刘备成婚这几年,还是第一次。
“江东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夫人看信即可知道发生什么了。”
孙尚香抖开帛书,一看不要紧,当即站起身来,眼泪都下来了。
没成想竟然是母亲病危!
此等事情,自是事不宜迟。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来人,传我的命令,所有人立即随我回江东。”
孙尚香抹掉眼泪,当即就下定决心,回去探望母亲。
“夫人理应带着阿斗前去见一面。”周善拱手说道。
“带着阿斗?”孙尚香面露疑惑,随即开口道:
“我夫君他领兵前往益州,如今荆州大小事务全都交给诸葛孔明做主。
我自己回去也就罢了,若是带着阿斗,必然会受到阻碍。”
“夫人,这是主公的意思。”
孙尚香为之一顿,她没成想二兄竟然会这般做。
就算趁着母亲病危,都要让自己替江东做一件事。
拐走阿斗!
孙尚香虽说在江东跋扈惯了,养成了她胸大无脑的形象。
但在公安这两年,没人惯着她,特别是连关平都敢当着她的面斩杀她的人。
更是让孙尚香彻底的成长起来了。
有些事情,不用她自不会只是向以前一样思考了。
“夫人,此事急切,还望勿要推脱。”周善小声说道:
“我已经命令士卒扮作客商在长江上等待,只要夫人到岸,我们必定会顺江而下,直达建业。”
“阿斗如今六岁,除了每日习武之外,还要读书,有关兴张苞在一旁陪伴。
又有白毦精兵一部护着,我想要带他走,十分不易。”
听到关羽张飞的儿子都在,周善心下大喜,却是说道:
“夫人可带他们前来庄上玩耍,我自是会有机会。”
孙尚香点点头,心中清楚自己母亲病重多半是一个幌子。
哮天犬新传
而二兄真正的目的是想要拿下荆州。
当初自己与刘备成亲之前,公瑾大哥就打着夺益州的事情,谋夺荆州。
现在二兄指定是知道刘备带着人进入了益州,所以认为机会来了,想要先拿住阿斗,好从中取事!
想到这里,孙尚香用袖子抹干净脸上的泪水,直接就出了寨子,往公安城走去。
阿斗如今已经虚岁七岁了,尽管张苞关兴比阿斗都要大上几岁。
但总归还是能够玩到一起的。
至少陪着练武,读书都差不多。
这般安排,也相当于太子伴读,属于阿斗日后自己的班底。
对于关平如此安排,三兄弟都没有任何异议。
至于这启蒙识字的师傅,倒是由荆州名儒担任,乃是靠着诸葛亮的关系,给请过来的。
关兴长得倒是颇像关二爷,脸蛋红扑扑的,也是眯眯眼。
张苞更长关兴一岁,倒是少有的英气,白白净净,不像张三爷那般豹头环眼,足以见得夏侯家的姑娘的长相不错。
二人皆是拿着木质长刀长矛在一旁耍着,而刘禅则是手握木剑,打着变异版的五禽戏,作为强身健体的项目。
总归刘禅是三兄弟社团重要的保护目标,拿着木刀木剑,安全性也大大得到保证。
只不过刘禅一便耍剑,眼睛却总是盯着地上一旁的金色大老虎。
小孩子一拽,就能在地上跑,装了轮子,跟小车一样的玩具。
对此刘禅喜欢玩,可张苞关兴自然是过了这么年纪,正是对父兄崇拜的年岁。
故而玩木刀木矛也更加来劲,甚至还会有专人教他们骑马射箭。
三个人正在县衙后院玩着,一旁有糜夫人在旁边纳着鞋底,看着阿斗,眼里满是光芒。
自从在长坂坡捡了一条命回来,她就觉得过的每一天都是值得的。
可惜姐姐身体孱弱,竟然因为地动过去。
不过自己能代替姐姐看着阿斗长大,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对于孙尚香,糜夫人自然是不想在与她争些什么。
夫君与江东的关系需要和孙尚香联姻,才能让双方有相互信任的基础。
可就在此时,孙尚香风风火火的闯进后院,见阿斗在耍木剑,长舒一口气。
当即上前走去:“阿斗,你耍剑耍累了吗?”
是自己的二母!
阿斗扔下木剑,点头道:“确实有些累了。”
“那我带你去城外转转,看看鱼?”孙尚香当即就拉着阿斗的手,准备往外走。
糜夫人却是放下手中的鞋子,款款走上前来:
“妹妹,今日怎么想要带着阿斗出城溜溜?”
孙尚香却是笑了笑:“阿斗将来要继承夫君的大统,焉能长于室内,理应多出去走走,接触民风。”
关兴眨了眨眼睛,拍了一下张苞的肩膀,二人往外走去。